http://www.onsiteaustin.com

汽车后市场受资本关注 甲乙丙丁欲重构生态圈

  日讯相比新车市场,我国的汽车后市场——包括保养维修、零配件更换、汽车美容装饰、汽车用品等在内的市场——目前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,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。近日,深耕汽车后市场

  阮成瑜指出,我国汽车后市场年销售额1.2万亿,其中库存就占据了7000亿。行业的痛点在于代理商是一座座信息孤岛,甲乙丙丁的愿景就是击穿并连接各个信息孤岛,激活7000亿库存,提高流通率和成本效率。“我们要联合资源,建立标准,共建车后市场网络新生态。”

  阮成瑜自1995年毕业后进入一家为轮胎厂供应天然橡胶的公司,那时的车后市场主要针对商用车,乘用车还很少。到1998年出来独立创业时,正赶上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,国有运输公司、物资局开始向民营销售渠道转型。

  “1998年到2008年是野蛮生长的十年,是利润丰厚的十年,很多供应链企业都在这十年积累了第一桶金,我们也一样。”阮成瑜总结说,那时我国车辆井喷式增长、各地高速公路迅速建设,物资运输需求量也迅猛增长,“可以说是弯腰捡钱的十年。”

  2008年是一个转折,在阮成瑜看来,2008年很大的一个变化是市场开始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换,如果不及时转型,很可能就要落后。阮成瑜捕捉到这一变化,并在那年春节后开了公司“战斗”会议,会议的主题就是问自己:我们是谁?代理商不靠差价靠什么?未来盈利模式是怎样的?怎么转型?

  这次会议的结果是,公司要从商品流通企业转变为供应链综合服务商,盈利模式要靠服务,而不是差价。据了解,这次会议后成立了三个子公司,即北京电商公司,物流公司和汽车服务连锁公司。

  2008年成立的电商公司,事实上阮成瑜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要怎么做,只是隐约觉得随着买方市场的到来,公司需要从资源推动型转为创新推动型,信息化、互联网化,甚至智能化,才可能汽车后市场的未来。

  万事开头难,从2008年到2013年的五年,阮成瑜由过去十年的“弯腰捡钱”变为“持续全线亏损”。一开始困难的时候,电商公司依靠传统贸易公司的利润硬撑着继续,淌过了很多坑,研发出的系统客户和市场并不买单。汽车服务连锁店开了32家,仅5家能盈利,整体是亏钱的。物流公司因业务量低,也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不过,这段经历让阮成瑜积攒了许多经验和教训,他相信这条路的方向是对的,只是还未到盈利时。阮成瑜坚信,依靠传统信息不对称来赚钱的方式难以为继,没有创新的企业很难活下去。

  2012年,阮成瑜发现,他开的32家连锁店亏损,但集采中心是挣钱的,也就是说集采中心的模式可行——在汽车后市场,每个门店需要的零部件非常复杂,数量不定,不可能每个零件都跟上游签合同采购,这一非合同供应链就是阮成瑜想要攻进的市场——集采中心把所有门店的非合同供应链拼凑在一起去进货,议价能力更强,效率更高。

  慢慢的,集采中心转化成行业的集采联盟,服务了近4000家门店,再通过自己的物流公司来配送。北京电商公司研发了一套零件匹配库,不但降低了集采联盟人工记录的错误率,还可以直接撮合上下游,卖方开店,买方自主下单,这就是甲乙丙丁的前身。“甲乙丙丁不是想出来的,而是从线下买卖成长起来的公司。从手机短信撮合到零部件匹配库,再到线上开店,在网上资金结算,不断进化成为今天的甲乙丙丁平台。”

  实际上,“甲乙丙丁”的名字也暗含着“打造车后产业路由器,共建汽车后市场网络新生态”的愿景。甲是工厂,乙是渠道商、代理商、流通企业,丙是门店服务商,丁是司机车主或车队。厚积薄发的甲乙丙丁希望用互联网带动传统车后行业转型,打破信息孤岛,激活各个库存,提高产业效率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2年电商公司孕育出雏形,想在郑州打样板试运营,需要一笔运营启动资金。在一次700多人参与的甲乙丙丁经销商大会上,靠着门店众筹,就募集到近600万资金,令阮成瑜非常感动。“我们能走出一片天就是靠我们的客户群,维修厂、快修店、修补轮胎店这些基层创业者,都是我们的客户群。”

  时至今日,消费互联网的价值几乎被挖掘干净,而to B的产业互联网仍存在着巨大的价值和潜力,甲乙丙丁恰恰从诞生之初就带着产业互联网的基因而来。

  在阮成瑜看来,深耕行业二十年的甲乙丙丁是“接地气”的,熟悉上下游行业模式,容易切中需求和痛点。甲乙丙丁横向连接多品类车后市场产品提供商,纵向协同工厂、代理商、门店、物流,能够满足更为复杂的产业需求。“比如一个货车跑到哈尔滨坏了,可能就需要一个火花塞,产业互联网能够调动所有B端资源为其服务,满足他的需求。”

  目前,汽车后市场规模已达1.2万亿,但企业众多、主营业务各异,目前市场上没有一家头部企业,最大的公司占整体市场规模也不到1%。阮成瑜表示,甲乙丙丁今年交易量有望突破100亿,规模在行业中较为靠前。

  另一方面,汽车后市场库存体量大,成本居高不下。阮成瑜指出,1.2万亿的年销售额中,有7000亿是库存。甲乙丙丁希望击穿并连接各个信息孤岛,激活7000亿库存,提高流通率和成本效率。

  2018年,甲乙丙丁先后获得中信建投领投Pre-A轮数千万,满帮集团领投A轮3亿人民币投资。满帮集团是互联网物流领域的独角兽,平台服务的认证司机用户670万,占中国的长途司机车辆90%。2018年线亿元,油品累计交易额114亿元。

  据透露,满帮集团对甲乙丙丁的投资不单纯是财务投资,还包括战略和产业投资。“我们两家用高效低成本的方式来进行供需双方的对接,对双方都有价值,也让甲乙丙丁在车后互联网市场中成为唯一的既覆盖乘用车,又覆盖商用车的企业。”

  实际上,甲乙丙丁并非只是平台撮合商。据悉,甲乙丙丁一个月有7亿交易额,包括四类项目:服务工厂的甲类项目,服务代理商的乙类项目,服务门店的丙类项目,服务满帮车主的丁类项目。目前,甲乙丙丁平台有7200余家供应商,12万家门店,覆盖全国27个省级行政区。

  阮成瑜表示,2019年甲乙丙丁将持续提效降本,全面发力上规模、提收入、稳成本,力争年底实现单月盈利;持续拓展大B供应商,全品类开拓业务,力争年底大B供应商突破9,000家;不遗余力地开拓门店,提高门店粘性,力争年底突破15万家门店,成为门店采购的主流供应链;持续打造平台生态化,为甲乙丙丁各关节赋能,力争平均单月门店下单率达到30%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方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